七夕皎皎,鹊桥忍顾警与嫂

发布:2019-09-27 09:00:00  来源:tzgh.org   作者:泰州新闻网 158次

岁月深处,你为他拂去征尘,你为他拭去泪水,你为他耕耘播种,你为他秉烛,那么多的长夜星河流转。当他行走,你便跟随;当他伫足,你便守望;没有花前月下,你只是这一盏烛光。看吧,看吧,在他的身后,你照着艰辛,照着爱,照着一个警察的灵魂,完成了一次次梦的抵达,这就是默默付出的警嫂。对于警察来说,说到七夕,更多的不是相知相守的喜悦,而是掩藏心里的无奈愧疚。

每每答应妻子:下个七夕一定陪你!

然而现实总是:老婆,我又要加班......

对于另一半的接连“失信”,看看这群警察背后强大的后援团,是怎么想、怎么说、怎么看的~

都是超人!

“小唐同志,这取消行程损失的几千块,从你今年的生活费里慢慢扣。”

“祁大人,我在专案组不愁吃不愁穿,用不到生活费,你随便花,开心就好。”

一个工作电话,让民警唐骏伟计划已久的家庭旅游泡了汤,被抽调至专案组后,唐骏伟和一群“难兄难弟”们忙得没有白天和黑夜。与妻子祁江恋的通话是每天鲜少的休闲时光。

“你是不是最近一直吃夜宵?”

“是啊,晚上和同事们一起加班的。”

“视频里看你又胖了,你到了发福的年纪了,吃东西注意点。”

“哦……我尽量。”

“马上情人节回得来吗?”

“这,估计,悬……”

“我也不指望,人回不来,表达的心意是可以直接快递的,你看着办。”

面对妻子,唐骏伟心里有愧疚,但更多的是感谢,感谢这样一位不走寻常路的妻子,感谢她用这样轻松的方式减少了他的心理压力。“这次七夕,人到不到不知道,但实体化的心意一定会到!”

一边是专案上忙碌爸爸,一边是在家中和小朋友斗智斗勇的妈妈。

“妈妈,今天我们小小班的老师给我们讲了牛郎织女的故事,他们一年才能见一面呢!我感觉就像和你爸爸一样。”

“为什么你觉得像爸爸妈妈?”

“别人的爸爸天天在身边,我爸爸那么久不回来,你们是不是得一年才见一次?”

“小朋友,首先,你对时间的观念不清晰,一年是365天,爸爸才出去100天而已,不到三分之一,就像一天你睡个觉那么长时间。其次,牛郎织女的故事是假的!”

“我觉得很久啊,有100那么久!我都睡醒了,爸爸怎么还不回来?”

“爸爸在你睡觉的时候回来过啊,你们时间太不凑巧了。”

“真的吗。”

“是呀,而且爸爸最近在做一点特别厉害的事情!他要把所有的坏人都抓住!嘘,行动要保密哦!”

作为一名警嫂,没有一点埋怨是骗人的,但是在一阵脾气之后,她终究会说服自己。既体谅丈夫,也要陪伴好孩子,爸爸是忙碌的超人,妈妈同样是超人。

那一天,那一年,意义非凡。

2019年3月8日,这一天对刑警大队民警季文灿来说,重要非凡:他的儿子降生了。

这一天,他兴奋难已;这一天,他喜极而泣;这一天,却也成为他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遗憾。因为工作原因,他未能及时赶到医院,想到妻子独自承担着这一切,他默默流下了男儿泪。

身为警嫂,季文灿的妻子总是用女性特有的温柔、体贴、胸怀支持着丈夫,尤其是生下儿子后,她更加努力在家庭中当好三种不同的角色——儿媳、妻子和母亲,让季文灿无后顾之忧。说不累是不可能的,但她总说:“舍小家为大家,我为我的丈夫感到骄傲!”

2018这一年,对刑警大队民警毛宇来说,同样十分难忘。这一年,他经历了新婚的喜悦,也经历了病痛的折磨,他看着儿子呱呱降生,也看着妻子辛苦地付出。

“从2018年5月初结婚到现在,他好像就在不停的出差。”的妻子丁嘉玉说。

近年来,通讯网络诈骗案件高发,毛宇作为专职反诈民警,工作异常忙碌,2018年5月到10月,他先后赴南京、海南、福建、四川等地出差长达3个多月。

(左二)

2018年11月,毛宇因抵抗力下降患上了毒性脑干脑炎,四肢无力,不能站立,此时妻子怀孕35周,距离预产期不足5周。

12月,毛宇和丁嘉玉的儿子出生,毛宇仍然卧病在床,看到妻子辛苦地抚养孩子,看到同事们都在加班加点,他十分愧疚。

今年1月,毛宇终于康复出院,妻子丁嘉玉劝他注意休息,但他立刻投入到工作中。考虑到毛宇身体情况,大队领导让毛宇注意休息,但是毛宇坚定地说,我可以!此时的丁嘉玉却为他的健康感到担忧。

今年5月,毛宇又上专案,一待就是3个月,儿子一天天长大,毛宇却没有好好陪伴,妻子在产后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毛宇也不在身边。丁嘉玉却说,自打结婚起,自己就做好了遇到事情独自面对的准备。“嫁给他,不后悔!”

“夫妻双双去加班!”

城西派出所民警赵雅靓,指挥中心民警李春雷,两人从谈恋爱到结婚生子,没有一个情人节是在一起过的。

一开始,两人一个在靖江,一个在盐城,见面本就不容易,还要去掉两人值班的日子。去年,李春雷千里“追妻”调来了靖江,本以为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会多很多,可以像正常的夫妻一样,情人节出去逛街、看电影或者遛个娃,结果却没那么美好。夫妻二人早出晚归,几乎很少有时间可以在一起安逸地吃顿晚饭,他们最同步的大概就是一起出门加班,曾经好几次晚上赵雅靓的朋友圈都更新着动态“夫妻双双去加班!”

今年,赵雅靓怀上了二宝,和怀大宝时分居两地的不同,这次丈夫已经来到了靖江,赵雅靓应该可以享受到丈夫的关怀体贴了。可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开展,赵雅靓作为案件内勤民警,每天忙得不可开交,晚上工作到九十点回家都算是早的,恰巧她丈夫又被调去了专案,她仍然一个人上下班、一个人抽空产检,这次怀孕和第一次不一样,时不时会孕吐,到后期还腿脚抽筋。赵雅靓的妈妈看见女儿那么辛苦,十分心疼,女婿明明调来了靖江,却还跟没来一样,有时不由地暗自埋怨,赵雅靓却乐呵呵地开解:“做警察就是这个样子呀,他肯定也想陪我的,但是工作同样重要,尤其扫黑除恶又到关键时期,况且就算他不去专案,我也没空陪他呀,这样还能距离产生美,促进感情呢!”

“办公室恋情”

这是生祠派出所民警陆家驹和妻子刘苏的聊天记录。

又是一年七夕,这一天里情侣们总会互诉衷肠,享受着只属于彼此的暖暖情意。然而,对于陆家驹来说,这一天还和往常一样,要办案,要值班,要出警,要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默默守护一方安宁。

作为一名警嫂,刘苏虽早就习惯了“七夕”看别人在朋友圈撒着各种“花样狗粮”,表面看似毫无波澜,内心却早已按捺不住,向在外地办案的他发了一条微信:“老公,情人节快乐!”过了良久,他才回复:“老婆,对不起,我刚才在审讯,今年情人节又不能陪你了。”她淡然一笑,快速按下一个搞怪的表情:“没事,你忙!”这便是他们的“七夕”……

派出所的工作是繁琐而艰苦的,陆家驹是所里的年轻干将,是办案民警,是巡逻队队长,加班加点已是一种常态。刘苏曾笑言:“从相识相知到相恋,我们约会最多的地点是他的办公室,这也能算是新时代的‘办公室恋情’吧!”

“女儿问你呢,能不能参加她的生日party?”

法制大队民警褚斌上一次见到丈夫郑鹏还是一个多月之前。自从郑鹏被抽调至扫黑除恶专案以后,两个人就开启了“异地恋模式”。“感谢发达的互联网技术,至少让他们免去‘鸿雁传书’的麻烦,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偶尔可以‘视频传情’。” 褚斌笑着说。

两个人的宝贝女儿在10天后即将迎来三周岁的生日,郑鹏在专案上,每天7点起床,一直要忙到晚上12点,等到闲下来的时候,宝贝女儿已经进入甜甜的梦乡了。最近,郑鹏和女儿打电话,宝贝女儿总在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陪妈妈过七夕,能不能参加她的生日party?郑鹏只能在电话里面轻声安慰女儿:爸爸有时间一定回去!

“有时间”、“一定”,这是专案民警能给家人最大的承诺!

“筷子还没拿起,又要出去了。”

结婚5年,时光匆匆穿过一个又一个值得被纪念的日子,对汪宁来说,今年的七夕同往年一样,没有炉边夜话的浪漫,更多的是无尽殷切的牵挂,她的丈夫是新港派出所的见习所长蒋天宇。今年家里迎来了可爱的小女儿,而蒋天宇也被抽调到了扫黑除恶专案上,一年以来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有时刚到家筷子还没拿起来,接个电话就又匆匆离开,汪宁从没有一声抱怨和责怪,她的理解、信任和支持就是蒋天宇前进的动力。

“我已经习惯了警察丈夫的生活缺位。”

张晨亚,马桥派出所的见习所长,自从进了扫黑除恶专案,加班加点成了他的家常便饭。搜集证据是他平日里的主要工作,有时为了搜集线索更是远赴千里寻找受害人,喘口气、歇一歇的机会都难。

他常说,只要能还社会一片净土,为百姓撑腰,再苦再累都值得。

他的妻子叶蓓君说:“我深知,奋斗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人生,警察永远只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踏踏实实工作,结婚8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警察丈夫的生活缺位,我作为一名妻子,在工作上帮不上什么忙,作为一名警嫂,我愿意用满腔的爱、任劳任怨,呵护着我们的小家,让他没有后顾之忧。”

“别的不盼望了,就希望他在外好好照顾自己。”

七夕景迢迢,相逢只一宵。然而今年的七夕节,对江阴靖江园区派出所巡逻中队长何汝泓来说,却意味着在办案点的坚守。

7月18日,刚刚结束连续48小时的杀人案件现场勘查工作,还没来得及好好休整,何汝泓又奔赴专案组,开始新一轮的案件审查工作。一连大半个月的坚守,何汝泓始终在审查一线。

(左二)

“儿子今年幼儿园升小学,学校的事情都是我老婆在奔波,每天暑假班也都是她在接送。”说到妻子李琳,何汝泓的话语里透露着歉疚,之前看值班表,正好当天可以不用值班,曾答应过她晚上要好好陪她过个七夕节,现在却要食言了。晚上审讯工作结束,再累何汝泓也会和儿子来个视频通话。

“爸爸,今天我上了游泳课,可以游到一半了!”

“爸爸,你会唱字母歌吗,我教你好不好,abcdefg......”,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要和你下象棋呢,我已经可以打败妈妈啦!”

在犯罪嫌疑人面前,何汝泓是一个铁面无私的执法者,而在妻子儿子面前,百炼钢都化成绕指柔,只想多多陪伴在他们身边。

“这么多年下来,一开始还有不理解,现在更多的是对他的心疼,希望他在外出差要好好照顾自己,注意安全,我会一直在背后做他永远的支持者。”妻子李琳说。

“如果可以,我们在家等你。”

“明天又要产检了,陪我去吗”?

“明天.......那个,我可能要......我尽量,我尽量好吗?”

“好啦好啦,知道你忙,还是我自己去吧,小家伙最近动的可欢快了,你安心工作,我会照顾好自己。”

挂断电话,东兴派出所民警卢俊知道,又让电话那头的妻子失望了,可是电话这头的自己何尝不是满心愧疚呢。

自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工作以来,卢俊回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今年3月,卢俊的妻子怀孕了,可自己因为工作繁忙,一次都没有陪她去产检过。4月的一天,正在值班的他接到岳父电话,“你能回来一趟吗,菁菁有点出血,我跟你妈现在带她去医院。”当时的他正在处理一起因邻里琐事发生打架的警情,双方当事人情绪都比较激动,“好好,你们先去医院,我这边处理一下,有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啊。”最终,他还是没能抽空回去,万幸,检查结果无大碍。

直至现在,卢俊仍然奔波在侦办案件出差的路上,广州、深圳、北京...妻子还是独自奔波在产检的路上,独自在家对着宝宝做胎教,给他讲爸爸的故事。

“今年的情人节又不能陪你过了,明年补给你。”

“可是,去年你也是这么讲的啊,没事,我跟宝宝等你,等你有空,等你回家。”

“突然失联了,急死人了。”

说起丈夫陈蒋涛,杨阳掩饰不住的心疼。双警家庭,夫妻各自忙碌,丈夫被抽调至专案组后,更是忙得不见人影。

上周,陈蒋涛去安徽出差,返程时恰逢星期五,高速堵车,需要4个小时车程才能到靖江。晚上9点半,离靖江还有一个小时车程的时候,陈蒋涛发微信给杨阳报平安。但是等到11点半,陈蒋涛还没到家,杨阳着急了,打他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无奈之下,联系了和陈蒋涛一起出差的同事,同事说陈蒋涛把他先送到家之后就回去了,这一听,杨阳更着急了。

“后来,他终于回电话给我了,原来,他白天一直在忙工作,晚上又开了4个多小时车,太累了,送完同事后把车停在路边睡着了。我跟他说在车里开空调睡觉很危险,以后千万不可以!我希望他出差在外,能注意安全,我在家等他回来。”

“他两个礼拜回家睡一晚,我就很知足。”

唐伟洲与刘云仙也是双警家庭,一个长期抽调在扫黑除恶专案,一个是经侦大队的办案民警,各自忙得脚不沾地。

前段时间,儿子生病每周需要去苏州医院治疗,可在这节骨眼上,唐伟洲不在家,刘云仙又因支气管发炎,浑身难受,可她坚持一边带病上班,一边照顾孩子。

刘云仙说:“儿子一直很黏爸爸,唐伟洲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每天都要通过视频看看爸爸。在医院治疗的时候,也会哭着喊爸爸。有时候夜深人静时想想,也会觉得心酸,但是,同样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我充分理解唐伟洲,没有‘大家’,就没有‘小家’。现在唐伟洲两个礼拜可以回家睡一晚,我很知足。”

“七夕我们娘俩和工作一起过。”

谈起东方情人节,食药环大队副大队长陈虎有些不好意思:“都老夫老妻了,谁还在乎这些。”思考了一会,陈虎说:“我在外面出差,只能她带着孩子过啦。”陈虎的妻子毛营波也是一名警察,参加工作以来就在治安大队做内勤,时间就在一张张报表、一份份材料中溜走,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有处理不完的琐事。

(左一)

自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始,夫妻俩变得比平时更加忙碌,陈虎作为一名案件民警,涉黑的线索需要一条一条核查,作为工作狂,几天连续作战很正常,出差抓捕半个月不能回家。孩子放了暑假,一直闹着想去苏州水上乐园,陈虎翻翻行程表,打电话给妻子:“你七夕那天请个假陪孩子去吧,我马上又出差去了,什么时候回来还不一定,你们娘两一起过七夕,我跟工作一起过。”妻子毛营波没有抱怨,只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同是警察,她早就知道,随时出差是必修课,工作是绝对不能耽搁的。

“这么些年,早就习惯了他‘不着家’的调。”

七夕如期而至,西来派出所见习所长王宁看着手机上日期显示的数字一天天跳过,他知道又食言了。去年的七夕,他因为被抽调到专案组没能陪伴在妻子陆军身边,他跟陆军保证过,今年一定陪她。然而......

王宁被抽调到专案组已有三个月了,期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因为不在靖江,家中陪伴老人照顾孩子的重任自然而然地就全都落在了妻子陆军的身上。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为警嫂则刚柔并济。陆军有着一份自己的事业,她既要把心思花在自己的工作上,又要管好家中两个孩子的生活教育问题,还要顾好双方父母的生活起居。陆军有时候想,曾经那个柔弱的小女子何时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女汉子”了?结婚这么多年,陆军对王宁有怨言,王宁对陆军有愧疚,逢年过节,别人家一家团聚共享天伦,而王宁却在执法办案或是出差的路上。时间久了,陆军也就习惯了自己警嫂的身份,习惯了身为警嫂所要承担的责任,她慢慢理解了王宁不着家的理由,王宁不在家的时候,她更多的是牵挂。陆军说:“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他‘不着家’的调。只是,愿君安好,以慰我心。”

白扬:七夕今又至,伉俪隔年期

今年是特警队员白杨来到靖江工作和生活的第4个年头。一次次加班备勤,一个个紧急任务,使他对节日的期待,对爱人的承诺常常成为泡影。这次抽调集训,一去就是几个月,训练之余又忙着赶回单位参与武装巡逻、技能教学,七夕团圆对于家在异地的他来说,早已成为难得的奢求。这个七夕,他只能把蜜语甜言,转变成对特警事业的兢兢业业,用汗水淋撒训练场,用血性锻造钢筋铁骨。

陈誉源:静顾鹊桥仙

这个七夕,城南派出所民警陈誉源与战友们一起过。在专案组,他们白天他在忙着审讯,夜晚才有机会给家里回个电话。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他鲜有机会回家,偶尔为了取证回来也是匆匆忙忙就要返程。

他说,偶尔听到师兄的妻子在电话里嘘寒问暖,他也憧憬过,但是他更想趁着年轻,多历练,多学习。他说:“七夕的夜晚,我可以一个人仰望河汉,静顾鹊桥仙!”(净景轩)

上一篇:“十佳退伍军人”周世华:“消防事业是我生命中的一首歌”
下一篇:兴化建自然“净水”系统破养殖污染难题 生产与生态双赢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