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江孤山派出所:关于社会风险防控的思考与研究

发布:2019-09-27 09:00:00  来源:tzgh.org   作者:泰州新闻网 158次

如何定纷止争、维护辖区治安稳定,促进社会和谐是基层社会治理的一道重要难题,特别是解决好各类特殊群体等重大矛盾纠纷,成为了各级公安机关日常工作的重中之重。如何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全面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切实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现笔者结合实际工作,剖析当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方面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并就下一步工作提几点思路和对策。

一、社会风险防控工作的时代背景及意义

(一)社会风险防控,是新社会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的内在要求。新时期新社会理念下,人民群众对公安机关的平安建设、法治建设、治安管理、公共服务等提出了许多新期待、新要求。坚持群众利益至上的思想,就是要把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落实到“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的总要求。通过警力下沉、警务前移,落实到基层、融入到群众,使工作成效更多更直接地惠及百姓,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安全感、满意度。

(二)社会风险防控,是新时代坚持群众路线的必然选择。群众社会活动范围和区域日益分散化、多元化,给开展群众工作带来一定困难。社会风险管控在不断强化人民群众风险意识的同时,积极构筑多层次、全方位的风险预防机制,以完善的社会治理体系来应对各类基层社会风险,将社会风险控制在社会可承受的范围之内。

(三)社会风险防控,是新时代筑牢基层防范风险屏障的有效途径。当前,基层社会风险涉及社会保障、互联网、生态环境、教育、医疗、食品安全、社会治安、司法行政等社会发展的各方面,既有发生频率不高且难以精准研判和预防的“黑天鹅”事件,也有相对常见又难以在短期内解决的“灰犀牛”事件。两类社会风险虽然有不同的发生机制,但均会造成破坏社会稳定的严重后果,就有可能变成大问题、引发大事端,甚至发酵蔓延成势。这就要进一步健全完善基层组织,强化源头预防、源头治理、依法治理,筑牢基层防范社会风险体系,把各类矛盾纠纷消灭在萌芽、化解在基层。

(四)社会风险防控,是新时代夯实基层基础工作的有效举措。社会风险不是凭空出现的,其大多数源于不断凸显的社会问题和矛盾纠纷。如果这些问题和矛盾纠纷难以得到妥善处理和化解,风险就会蓄积,最终形成严重的社会危机。所以,以现代化的社会治理方式解决繁杂的社会矛盾纠纷,提高应对突发状况的能力,形成有效的基层社会风险防控体系,就成为当务之急。

二、当前社会风险防控工作存在的问题

(一)获取风险信息不及时不全面。

随着进入新时代的脚步不断加快,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社会治理面临许多新矛盾、新课题,基层社会面临很多风险和矛盾。有经济利益的,不少还涉及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不能及时获取有效风险信息,提前准确评估,为科学决策处置提供依据,常常会导致矛盾纠纷复杂化甚至会适得其反偏离为民服务的初心。对群众现实生活中的矛盾纠纷化解、利益诉求反馈、风险隐患排摸等工作的前置性制度安排缺失,仍然处于传统的粗放式状态,涉及群众切身利益,且可能爆发冲突的诉求服务保障不足。加之,部门之间的社会治理职责界限模糊,造成基层单位为群众解决具体问题时“推诿扯皮”等现象存在。

(二)部门联动机制不完备不健全。

当前,社会矛盾突出群体性事件增多、群众的利益诉求多样,触碰法律底线的案(事)件处在高位运转状态,单靠公安一家已无法满足新时代社会风险管控的需求。防范化解风险并非简单的放权、放人、放资源,而是依托良好的社会治理格局,形成扎实稳固的风险防控大坝。基层社会风险发端于基层,积聚的矛盾纠纷是造成社会不安定的危险因素,风险防控的重心也不能只是集中应对危害已经显现的社会危机。以政府为主导的多部门尚未联动共治,比如矛盾纠纷流转、联合整治等机制尚未成熟,相关职能部门未能及时有效发力,导致问题越积越多,最终成为社会治理的顽疾固症。

(三)群众参与意识不强烈不积极。

现阶段,我国公民的共享意识明显不足,经常性出现为一己私利而破坏公共资源、占用公共资源等情况,极易引发个人之间、个人与企事业单位之间、个人与党委政府之间的冲突。基层社会风险防控还需要群众“自治”,让群众融合到特定事件中,发挥“自治”的作用。目前,群众还停留在维护自身权益的高度上,缺乏社会共治思想,参与社会治理的意愿不强、行动不足等问题。

三、关于社会风险防控的思考与对策

(一)转变工作方式,变被动为主动。

对当前新型矛盾纠纷转变工作方式,建立滚动排查工作机制,避免坐等上门,从事后化解转变到事前预防的工作方式。一是从群众中物色“有一定威望、有群众基础、有工作热情”的人作为信息员,尽早获取预警性、内幕性信息,及时发现纠纷苗头;二是组织民警深入辖区,集中开展以“进百家门、问百家事、知百家情”为主要内容的社会风险和矛盾纠纷拉网式摸排活动;三是以单位内部、出租房屋、施工工地和人员密集场所等流动人口落脚点和治安复杂区域为重点,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和风险管控;四是强化秘密力量建设,针对一些不稳定因素和苗头,培养信息员,收集深层次、内幕性、预警性信息。派出所在排摸各类风险矛盾的基础上更加注重摸排风险矛盾涉及的利益相关者,找准核心利益相关者、边缘利益相关者和潜在利益相关者,并将有关情况,分类建立台账,做到底数清、情况明,并及时上报掌握,为处置工作打下基础。

(二)以“解”为目的,消除隐患。

在广泛摸排的基础上,引入民众参与机制,将化解作为第一目的。一是将防范化解社会风险隐患置于社区工作大局,在地方党委政府领导下,发挥网格成员单位和人员合力作用,互通情况,部门联动,力求政府多部门力量参与;二是注重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能人等建立良好的信任、友谊关系,成立工作室,邀请他们参与较大矛盾纠纷化解处置工作,充分发挥其主渠道、正能量作用,配合开展纠纷调处工作;三是发挥驻所律师,公调对接,发挥其在风险防范、矛盾纠纷化解中的作用。通过分层次化解处置机制,对派出所能化解的,及时化解到位;属于相关职能部门处置的,及时对接移交,对职责限制、能力范围之外的,及时向党委政府汇报,落实牵头处置部门和人员,确保辖区社会风险和矛盾纠纷早重视、早介入、早调处,把矛盾纠纷解决在早,解决在小,化解在萌芽状态,避免因预防调处不力,加深群众矛盾,造成不良后果。

(三)以“访”为保障,促进和谐。

对于公安机关排摸处置的矛盾纠纷,成功处置的,及时复查,更好地总结规律吸取经验,移交相关部门处置的及时和当事人员及有关部门对接,关心处置过程和结果;由于方方面面原因一时难以解决或难以一下解决到位的,对纠纷当事人进行回访,建立回访机制,从情、理、法三个角度做好疏导工作,解开心理症结。同时,加大法律政策的正面宣传力度,鼓励其通过合法途径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依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从根源上减少社会风险和不稳定因素,有效遏制各类案件发生,确保一方平安稳定。

社会风险防控的方向是对防控手段、防控形式的不断推陈出新,以多元共治的思路推进治理结构的生成,优化提升解决各种社会矛盾纠纷的能力。要把人民群众的幸福感、获得感、安全感作为检验基层社会风险防控实效的新标尺。,协同和人民参与的方式实现矛盾纠纷的就地解决,为矛盾纠纷的化解提供优质解决方案,达到标本兼治的目的。积极构筑多层次、全方位的风险预防机制,以完善的社会治理体系来应对各类基层社会风险,将社会风险控制在社会可承受的范围之内。(倪梁)

上一篇:国内首个岩盐气溶胶治疗仪研发成功 解决呼吸系统疾病
下一篇:靖江孤山派出所“四强化”加强废品收购业管理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