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桥历史文化研究网站

发布:2020-04-09 04:59:25  来源:tzgh.org   作者:泰州新闻网 147次

润宝的三子中学与我同窗,多年为友。三子约我到润宝烧饼店饱一回眼福:目睹从酵面上案台到烧饼出筒炉十八道精湛工艺;享一次口福:擦酥的、蟹黄的、三丁的、火腿肉松的、桂花豆沙的,龙争虎斗的、葱花萝卜丝的,共进一餐。

走进东进大街,满街烧饼飘香,迎面扑来,亲切且醉人;抬眼望去,“润宝烧饼店”横额匾牌,久违了的老字号店,门前簇拥着人群,早市正旺着;跨入店堂,迎面墙上悬挂着叶飞将军与润宝的合影。人未坐定,烧饼未出炉膛,三子却先津津有味起来——

润宝十三岁从师,十五岁自立门户,烧饼店开在镇东头严复兴油坊隔壁。兵荒马乱的那段岁月,人称杀人如麻的敌八中队住进严复兴,成了烧饼店常客,爱吃润宝店的烧饼,习惯了的一吃嘴一抹,时而带一,分文不谈。润宝无奈地习惯了,笑脸相迎又笑脸相送。也有乡里来的常客,啃一只烧饼和润宝聊上半天,总是聊八中队那群人的事。这天,润宝向乡里来的人歪了个嘴,那人竟抢走了八中队那个叫瘦猴子的短枪。后来有人猜度润宝是乡里那些人的“线人”,真让润宝头拎到手上一回。

黄桥决战那年,陶勇带一支新四军驻进了严复兴,润宝每天做烧饼送进严复兴的那座小楼。连续几天,镇东郊的野屋基、挖尺沟一带枪炮声越来越紧,润宝忙着送烧饼上前线,烧饼店的炉火日以继夜地旺着……黄桥解放好多年后,栗裕、叶飞、陈丕显、姬鹏飞等新四军老将军先后都到黄桥战地重游,缅怀战友,重新找回当年吃烧饼的感觉。每次,都是润宝把烫手的烧饼送到老将军的手心。三子指着墙上的照片感慨着:父亲一生留下最珍贵的,就是与老将军的留影。

一壶浓茶,刚出炉的烧饼。我与三子相对而坐,品味着烧饼,品味着润宝的烧饼往事——

家境贫寒,退出学堂进师门。润宝憋着口气:学手艺也要学出个像模像样来。耳濡目染,学着师傅做,手到心到,做给师傅看。从师三年,学着师傅的点点滴滴,悟出其中的门道。出师那天,润宝将做烧饼的一百多道流水工序,择其要领,编成顺口溜,朗朗说了一遍,以谢恩师:要得酵面好,四季控温很重要,千拳揣出一块酵;要得烧饼酥,精料细作功夫到,十二层次分明了;要得芝麻香,文炒轻锤皮脱落,粒粒鼓鼓光泽好;要得烧饼黄,炉温上下四边到,火候全靠心要到……真让师傅开心了一回。

出了师门,立了门户,润宝就开始带徒,自感很大的责任,总是恨铁不成钢,发很大的脾气。一次让徒弟冷酵,叫做“出胎气”,只需三十分钟,结果冷了一个多小时。润宝用响子柄敲了徒弟的脑门,敲出了个大泡泡,半个月才慢慢退去。还算有志气,徒弟现在镇上开了四班烧饼店,还挂起了“黄桥烧饼培训中心”的牌子。这是后话了。到退休前,润宝先后带了几十个徒弟,没有不被敲响子柄的。一次,案台上做成的烧饼没排成梅花式,小儿子中元被敲了三下。排梅花式一眼就能看出烧饼大小的。润宝捏着响子柄,手捏出了汗,指节“咯咯”作响:就是你这个宝贝继承这个店了,不按规矩来,还让我放心。

小儿子独撑门面了。润宝在当年的支前站、如今的文化馆办起了培训班,二十二期学员,来自全国各地,二千八百多人。徒弟们学成走了,去了新疆、东北、海南、新加坡……

浓茶,续了一壶又一壶,出炉的烧饼,上了一道又一道。我和三子兴致浓着,走进了润宝晚年的烧饼梦幻——

刚退休那年,一家店主“三顾茅庐”商请润宝去帮着撑几个月的门面。碍于面子,润宝去了。做豆沙馅儿,一斤红小豆本应配三斤白糖,店主只让他配二斤。润宝什话没说,解去围裙往案台上一甩,拂袖而去。回到家,那张气得鼓鼓、无以言状的脸几天没能变样儿,是愤怒、是咒骂、是怨恨……

南京金陵饭店的人慕名而来,聘请润宝去做名点大师。未曾启程,润宝犯愁了,三天未能入眠。烧饼是要即日调酵次日做,饭店却是主随客便,立等可取的,酵面不好,烧饼怎香?润宝掏尽心思,三天做了九次尝试,有了办法:将酵面浸于素油之中,既能控制发酵,又添烧饼酥头。润宝乐了:这一回,也让城市人、外国佬开开眼界,让黄桥烧饼出出风头。

上一篇:宏星面点培训学校【官网】
下一篇:泰兴市新闻资讯门户,泰兴网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