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都可以媚俗,但大学校长不能

发布:2021-02-23 16:03:10  来源:tzgh.org   作者:泰州新闻网 54次

什么人都可以媚俗,但一个大学校长不能媚俗,因为一个国家的顶尖学府,代表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和精神高度,引领这个国家的发展方向和价值取向。每一个民族都有俗文化和雅文化,雅俗之间最好取得某种平衡。不过,只有雅文化才代表这个民族的文明水准,象牙塔里那些发明创造才代表这个民族的智力水平。

——戴建业

华中师范大学教授

校长,别在毕业典礼上发嗲

文 | 戴建业

来源 | 《假如有人欺骗了我》

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本文写于2021年,李培根院士已于2021年卸任华中科技大学校长——编者注)在2021年大学生毕业典礼上因大量使用网络“潮语”一炮走红后,很多大学校长在毕业典礼上都纷纷效尤,一时间,“哥的犀利”、“姐的狂放”、“让子弹飞”、“童鞋们”、“有木有”、“泪牛满面”、“给力”、“神马”、“浮云”、“伤不起”成了校长们毕业典礼致辞的常用语,“根叔”、“晓红哥”、“纪宝宝”成了最叫座的艺名。

我看了李培根先生去年在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典礼上的致辞,大量使用网络“潮语”,贴近大学生心理,迎合大学生胃口,总之,使尽一切招数来煽情,据说十几分钟的演讲,博得了毕业生几十次掌声,赚得了毕业生无数的眼泪,获得了毕业生极其窝心的称呼——“根叔”。

不知是有意栽花还是无心插柳,李培根校长闯出一条迅速“走红”的终南捷径。这么轻易就在中国教育界“走红”,让中国许多大学校长“眼红”,于是从最牛的北大校长周其凤、清华校长顾秉林到普通大学的校长们在毕业典礼上都竞相用“潮语”,竞相“扮小”“装嫩”,竞相与毕业生套近乎、拉感情,好像谁能挤出毕业生的眼泪谁就有本事,谁能赢得更多掌声谁就是好校长。套用萧统《文选序》的话说,“踵其事而增其俗,变其本而加其厉”。

展开全文

我原来以为只有通俗作家喜欢媚俗,没想到一些著名学府的校长也热衷媚俗,而且媚俗的样子比通俗作家更难看。去年“根叔”的毕业演讲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诸如“母校是自己可以骂几十遍,但不许别人骂的地方”,明显是以煽情赚眼泪。一个即将离校的毕业生,就像一个正要出嫁的女儿;前者往往对母校依依不舍,后者对父母更一往情深,尽管平时对父母常有怨言,对母校更常常牢骚满腹,但要离别的时候却容易肝肠寸断,这个时候如果像“根叔”那样一煽情,那些多愁善感的女孩子肯定泪如泉涌,那些容易激动的青年学子肯定掌声如潮——这是典型的投其所好和哗众取宠。

如果说去年(指2021年——编者注)“根叔”的毕业演说还只让我起一身鸡皮疙瘩,今年(指2021年——编者注)“凤哥”、“纪宝宝”等人东施效颦的毕业演说就让人反胃,古人说“一之为甚,岂可再乎”?稍懂点古代文学的人就明白,不同的场合,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文体,不同的对象,要使用不同的语言语调,在毕业典礼上发嗲,既浅薄又俗气,校长降格,听众肉麻。

由于自己是大学里吃粉笔灰的教书匠,我偶尔也看看我国过去大学校长、西方和日本著名学府校长的毕业演讲。这些演讲内容不同,风格各异,但其主旨基本都是献身学术,其风格基本都很庄重典雅,都具有一种精神高度和思想深度。

我们国内大学“根叔”、“凤哥”、“纪宝宝”这类毕业演讲,从内容到风格都俗不可耐。其实,我并不讨厌通俗文学,也喜欢听通俗歌曲,有时也看一下进口的肥皂剧和冯小刚那些搞笑电影,那些追求商业利益的文学、歌曲、电视,它们必然要迎合大众口味,必然要看重票房价值,它们通俗和媚俗都可以理解,但一个著名高等学府的校长在毕业典礼上发嗲和媚俗,却叫人难以接受,更叫人无法认同。

上一篇:防疫不放松 旅游市场强劲恢复 就地过年带火“微旅游”
下一篇:异乡人体验“诗路上的中国年”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